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1)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2)

  2021秋冬上海时装周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一些品牌的发布现场仍然历历在目。服装设计师在时装秀场中引入多变的置景,除了能丰富整个秀场的视觉效果,更重要的是使服装有了更加明确的存在环境,通过这种方式输出品牌特色,确实能起到让人印象深刻的效果。大家都说服装设计师在秀场上为观众造梦,其实有这么一群人在帮设计师造梦。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时装发布会上的置景设计团队。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3)

  啥是秀场置景

  时装秀场的舞台设计主要包括舞台环境设计、舞台台型设计以及舞台灯光设计。它不能离开服装而独立存在和表现,需要通过对现场舞台环境、T台造型、灯光设计等要素完成一个整体的舞台概念,每个要素都要为观众呈现独特的视觉体验,展现品牌的理念与文化。

  大多数时装秀场的走秀空间比较小,T台造型受场地的制约基本是固定的,所以留给设计师的发挥空间并不大。设计师们要做的就是利用模特表演路线以外的剩余空间进行设计,并通过置景来辅助展示服装、延伸设计师想法与品牌理念。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4)

  8ON8 2021AW秀场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5)

  专业秀场置景团队

  秀场置景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在每个环节都有可能涉及到空间设计、建筑设计等专业知识,在实际搭建的过程中,也会面临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问题。许多服装设计师在秀前光是确保服装不出问题已经自顾不暇了,没有精力再去张罗置景,这时候就需要有专门的团队来帮助他们。

  这些团队往往会根据品牌当季的服装主题从更加专业的设计角度给出设计方案,在预算充足的情况下,选择与这些专业团队合作对于品牌来说绝对会起到1+1>2的效果。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6)superr 2021AW秀场

  为此,我们采访了三家专业团队,他们在上海时装周期间都有很亮眼的表现。

  

  Joseph Dejardin

  Joseph Dejardin是一家跨领域的建筑设计工作室,设计项目包括建筑设计、室内设计、舞台设计、场景搭建、展览设计以及家居设计等,现驻伦敦与上海并接受国际范围的项目。

  2021秋冬上海时装周上,Joseph Dejardin为8ON8和XIMONLEE设计了秀场。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合作了,在与时装设计师的沟通上,Joseph Dejardin分享:“沟通过程因每个设计师而异。一些设计师喜欢在新系列的设计过程中尽早地让我们介入,以便共同讨论创作,另一些设计师则更喜欢在系列完成且对于置景的逻辑很明确之后再开始跟我们讨论。”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7)8ON8 2021AW秀场

  这次时装秀之前,XIMONLEE对他想要实现的氛围有非常清晰的想法,并且选择的空间匹配度也很高。8ON8的设计师则是明确地告知了新系列的主题,秀场置景的概念是和Joseph Dejardin一同创作的。

  “讨论从3月初开始。我们首先将自己的想法和参考资料放在一起,然后开始与设计师和平台一起制定方案,整个过程花费了大约1个月的时间,非常高效。”因为之前与8ON8合作过三个系列,与XIMONLEE合作了两个系列,所以双方之间已经很有默契了,每天保持微信沟通。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8)

  XIMONLEE 2021AW秀场

  XIMONLEE的秀场置景灵感来源于柏林夜总会文化,现场摆放的长椅可以在其他秀中再次使用,脚手架也在秀后被转移到not SHOWROOM里继续使用。8ON8这一季的服装系列从狩猎服装中汲取灵感,所以Joseph Dejardin提出了在置景中使用巨型高跟靴子的想法。走秀结束后,靴子被带到晨风集团,植被在这次not SHOWROOM里再次利用,秀场里出现的座椅也将在以后的活动中重复使用。

  Joseph Dejardin与时尚圈的缘分可以追溯到2012年,那时他就在Pernilla Ohrstedt Studio为伦敦时装周秀场做过置景设计。2015年,他第一次独立为皇家艺术学院的同学James Kelly、Marta Jakubowski和王逢陈设计秀场置景。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9)FenG CHen WANG 2019AW秀场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10)

  在FenG CHen WANG 2019秋冬发布的秀场上,Joseph Dejardin采用了灵活性强的胶合板,涂白后调整修剪组合成通道,模特穿行其中。这白色跑道宛如白色的莲花,构思来源于这一季FenG CHen WANG的服装主题,这是一个关于母亲的思考,王逢陈将母亲比喻为莲花,象征着完美和纯洁。花朵从泥中生长绽放,就像母亲从河里浮现并将新生命带到这个世界。在谈到服装设计师与建筑设计师的合作时,Joseph Dejardin分享:“我认为时装设计师和建筑师之间的合作是很自然的,因为彼此擅长的部分在很多方面都是互补的,所以通常合作都会非常令人兴奋。每个秀场都是团队之间的协作,每个人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11)8ON8 2021AW秀场

  对于建筑事务所来说,秀场设计具有更大的自由度。因为它通常是只为这场秀设计、“一次性使用”的,并且需要从一定的角度查看欣赏。而其他类型的室内设计就需要考虑到很多日常使用中的现实问题。从设计到落地实现会受到更多的限制,但同时也可以解决一些可持续使用的问题。好似飞行HouseFiction

  2017年,好似飞行HouseFiction在北京成立,它是一家通过规划、建筑、空间、装置、产品、影像等方式来进行设计输出的建筑事务所。创始人冀雅琼本科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学院RIBA PART1建筑专业,目前于IUAV威尼斯建筑大学进修遗产建筑改造。2021秋冬上海时装周上,好似飞行HouseFiction为YINGPEI STUDIO设计了秀场。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12)

  YINGPEI STUDIO 2021AW秀场

  这次秀场主题确定的过程非常可爱,“裴颖给我打电话描述这个系列的想法时,我正着急去厕所,一堆话里就记住一个词‘失衡’,于是就这么定了。”冀雅琼希望在这次可以脱开以衣服为基础设计秀场,给彼此都有更多自由。“好像服装设计师特别喜欢在创作前以灵感来源开头,而建筑师通常是从场地的理性分析开始的,在深化部件比例时,参考了意大利艺术家Marco Tirelli的一幅画作Senza titolo,即我们的海报背景。”

  这次沟通过程中,为节约时间,在沟通开始时双方便约定好由好似飞行HouseFiction做设计决定,避免意见差异导致的卡壳。“我们会结合对方的意见考虑,也会及时告知过程中的变更。包括开秀前一天,我们临时在工厂将黑匣子上的大理石贴纸改为纯色涂料,也是在紧急调整后马上让对方知晓,除了技术细节外,其他信息都保持一致。”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13)

  YINGPEI STUDIO 2021AW秀场装置初始状态

  这次秀场设计由黑匣子底座和悬挑6米的细长直线杆组成,经过多次测量和改进使所处空间尺寸、模特高度、观众视线和其自身的部件对比都达到最优的呈现。

  现场由于灯架布置不够精密、灯光编程来不及和彩排时间紧张的原因,导致有一种更戏剧化的尝试没有实现,比如短杆那端的模特可靠近圆心,这样由于模特到黑匣子的周长不同,场上便会同时出现节奏明显一快一慢的两个模特。“现场选择了所有模特都走同一种速度,避免记混走乱等隐患。这次在现场还有一个体会,即摄影师会提出为了影像而牺牲些现场的光效和机位等要求。影像记录和现场观众的体验当然都重要,这次就是两边都没能完全照顾到。若再有类似项目机会,我希望可以给拍摄留出专门时间,而开秀是纯为现场观众设置。”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14)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10)

  秀结束后,大部分租赁来的机械电机组装拆解后归还厂家,金属件回收利用。“通常临时展陈会产生不少装修废料,我们一直都注意环保的问题,所以第一次秀场合作时使用的植物盆栽、小推车都回收利用了,第二次秀场中用泡沫制作的柱子也在秀后运往不同的地点做陈列,现在在北京的工厂展厅里。”

  这不是好似飞行HouseFiction与YINGPEI STUDIO的第一次合作。2019年,好似飞行HouseFiction就参与了YINGPEI STUDIO 2019AW的品牌发布。冀雅琼觉得,强调空间与模特的互动是他们和YINGPEI STUDIO每次合作的共识。“前两次我们根据服装系列的草图去调研,YINGPEI STUDIO会拿设计稿去上海筛选合适的制作方,因造价局限需要将一组制作拆分给多家供应商,极大地提升了大家的沟通成本。”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16)

  好似飞行HouseFiction为YINGPEI STUDIO设计的2019AW秀场效果图

  经过前两次经验总结和信任积累,2021年秋冬上海时装周的制作费用也由好似飞行HouseFiction自行支配,整个过程类似一个小的EPC,即设计、采购、施工、试运行等实行全过程或若干阶段的承包。好似飞行的每次时装秀场设计都会让它在不同程度动起来。

  ?时装秀场在建筑学角度,是一种时间与空间密集相互感知的四维设计。好似飞行的每次时装秀场设计都会让它在不同程度动起来。

  ?

  早在创业之初,好似飞行HouseFiction就受云图映画委托,拿到了第一个时尚圈的项目——《Harper's BAZAAR时尚芭莎》150周年展的展陈设计。当时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展览场地只有2000平方米左右,如果不好好规划,就会显得非常局促。于是他们设计出一个曲线的迷宫,通过延长观展流线,削弱了观众对这个场馆实际大小的认知。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17)

  《Harper's BAZAAR时尚芭莎》150周年展效果示意图

  好似飞行HouseFiction也曾为珠宝品牌CC卡美设计一组环保展售装置。传统商场的展陈通常以简易龙骨和纸板为主材,不仅存储不便,每次搭建还需要专业人士,这一组装置不仅适用于不同面积的场地,而且易于拆卸拼装并可重复使用。特别是存储的时候大大节省了空间,搭建时也无需再雇用专业人士到现场进行组装,只要参照配套的说明书,即可轻松快捷地将装置组装好。这种展陈方式在目前环保与可持续的大背景下,概念非常领先,这也是专业的建筑团队在材质选择方面的优势。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18)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19)

  好似飞行HouseFiction为CC卡美设计的展陈

  UNuseless

  除了一些专业的建筑事务所外,还有一些经常做策展展陈的团队也参与到秀场设计中。UNuseless就是这样一个团队,他们提供活动策划、拍摄置景、创意美术、道具租赁、单品“珍道具”展示及收藏。创始人Eleven原本是一名摄影师,在和道具师章脑丸成立了UNuseless后,因为他们现有的仓库本身可以进行空间和道具的租赁、道具定制,逐渐开始一些除了摄影以外的东西,又因为Eleven本身在拍摄时就喜欢和置景做结合,便开始做起了策展。

  在这次上海时装周LABELHOOD蕾虎秀场上,UNuseless就为superr设计了秀场。由于之前UNuseless就有与品牌在线下店铺做装置的合作经验,设计师Rene对他们非常信任,双方之间的沟通也很顺畅。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20)UNuselesss为superr 2021AW秀场设计的装置

  UNuseless基于原秀场的弧线空间,从古典屏风和新中式结构空间的关系中获得灵感,为这次秀场定制了9米长的屏风,又用5m直径的粗弯管圆凳设计出看起来像快掉在地上的落地灯,一部分观众可以坐在这个落地灯上看秀。这个装置可重新组装,于是在秀结束后被带回superr的线下店铺内作为秀场的另一种延伸。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21)

  UNuseless为superr设计的2021AW秀场装置

  当Eleven还是一名摄影师时,她拍摄的第一个品牌是Short Sentence,之后开始尝试跟品牌做一些摄影之外的延伸。Short Sentence将第四家快闪店的置景设计交给UNuseless,主题为“岛屿活动”,他们用不同触感的草皮模拟制作不同形态的岛屿质地,空间中的植被覆盖都是Unuseless在两天内手工完成的。

  UNuseless还在2019年为JNBYHOME的系列气味快闪活动做了装置设计,根据活动的主题,在建筑墙外挂上了由各种珍奇的藤蔓植物组成的墙围,在室内用各种植物和灯光装置打造了一个光怪陆离的空间。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18)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23)

  UNuseless为JNBYHOME快闪活动做的置景设计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24)

  在秀场上做较为复杂的置景设计早已不是新鲜事儿了,各类时装秀场利用置景材料的可塑性,设计符合其风格和品牌调性的装置,将抽象化的灵感用实体的形式呈现。不同发展阶段的品牌在选择置景方式上更加灵活,选择与专业的建筑或策展置景团队合作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在专业层面更上一层楼,对于大众来说也更愿意看到品牌的各种艺术尝试。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25)

  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26)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27)时装秀场上的“造梦特工队”(图28)


cafou科技资讯汇集了最新科技,科技新闻,科技资讯,驱动程序,硬件,芯片组,科学探索,科学技术与工程,科学技术,人工智能,数码,5G网络等一系列科技资讯